加载中...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,我说世人活得不够认真
时间:2015年10月15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【字体:

      松溉我是去过两次。一次是在去年冬天,在公司年会上顺了一罐啤酒,在江边尽然喝到肚里化作流体;一次是在今年十月,本来打算的独往最后成了两人行。同伴是个挺有情怀的姑娘,去之前兴致勃勃想要打印一些松溉的照片,她说,“我们拿着这些照片去找原风景,然后再拍下来!”

      去年冬天的时候江水退得厉害,捡回来好多鹅卵石,后来那些鹅卵石被我放进鱼缸,鱼死了石头依然在。除此之外还有竹编的篮子和簸箕,大的篮子被我用来装零食,小的簸箕用来装新鲜瓜果。在今年五月的时候,就有伙伴想要去松溉拍夜空,那里的夜空也许会有星星,我们约定的同往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取消。我们已经错过了星星最好的时候,在那时我就应该告诉她,姑娘啊我们谁都不告诉今夜就动身吧!
      小房子

      在松溉,我发现两所小房子,简直想占为已有!

      门前种着三角梅,门头上贴着“羊眉吐气”,踏上几步石阶,木门挂着沉沉的一把锁。轻推木门,发现门内别有洞天。石阶早已不知年月,青苔长得恣意,无所顾忌。旁边的树上,一只鸟儿赖着不走,上窜下跳。门外还有一扇门,我是多么想打开看看呀!到底是多有生活情趣的屋主,才会拥有这样一所小房子呢?嫉妒死我了!
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
      种芋头,种芦荟,种小葱葱也就罢了,这样一个院子里居然还有昙花!房子是泥巴房,进入院子同样要推开一扇小木门,屋主洒脱,木门虚掩,实在按耐不住想要进去一览无遗的心思。简单灶头,老旧物件,夜晚睡在这里,一定不会失眠吧。这样的屋子容易培养懂生活的人,想了想谁住在这里合适呢?算啦算啦,我就把这房子让给汪曾祺与艾芜吧!
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
小镇居民

      住在这里的老人与小孩居多。临街的铺子,瓦檐下挂着半米长的幌子,简单地写着胭脂铺,奇石,烟,酒,茶,一应俱全。小茶馆里通常满座,一群悠闲的老人每人面前一个陶瓷杯,一杯浓茶消耗一天时光。除过茶馆,还有简单的理发馆,小卖部,完全没有商业的样子,因为门后便是一户人家的基本摆设,饭桌,凉椅…有老人手工做小孩衣服,上海牌的缝纫机,不多见的大铁剪刀,还有老人在这条街上编了几十年的竹篾……
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
江水为竭
      上邪! 
      我欲与君相知, 长命无绝衰。 山无陵, 江水为竭, 冬雷震震, 夏雨雪, 天地合, 乃敢与君绝。
      江边有庙,庙前一颗黄角树,树上挂着好多信男信女在庙里求来的红色布条。求姻缘,求平安,求子,求财,求名……他们都如愿了吗?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
从前慢

从前的日光很慢
车,马,邮件都慢
一个问候,要等上好多天

从前的月光很慢
有点闲,有点懒
在一杯茶里消磨整个黄昏
在半个梦里看星星满天

从前的脚步好慢
从一个村子到另一个村子
要走一天的时间

从前的日子很慢,很暖
裹在淡淡的烟火里
日日年年

从前的爱情很慢
慢的,用一辈子去等一个人
慢的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
现在快

现在快,什么都在更新换代
快到将生活扰的七零八落。

现在快,抱怨几句,仍要跟上节奏。
朝着自己的梦想,再努把力,把从前的悠闲搬到老年时享受。

现在快,与心爱的人约会,
吃个饭,都没了时间。

现在快,快到我们总是回忆起以前的美。
然后疯狂想念那些纯净的世界。

岁月不饶人呐,我亦未曾饶过这岁月。
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去松溉:世人说这叫做私奔…
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